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木纹重启之命运二十五神推理

2020-09-17 来源:海口娱乐网

重启之命运 二十五-神推理

“痛...”

“啊!抱歉!”

被卫宫士郎那未知的友人勾起了浓浓的好奇心,远坂凛的分神自是在所难免...其结果也一如意料,才刚走了好几步不到,远坂凛迎面便撞上了一个男子的背部。

虽然,因为总算也是长期进行近战训练的缘故,倒是不至于会跌倒在地...但是,痛觉就无法避免了。撞到了男子的背部,远坂凛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抚着额头轻呼疼痛。

“很对不起。小姐,你没有事?”

听到身后的远坂凛呼着疼痛,男子慌忙转过身来向远坂凛道歉,这时,远坂凛和柳洞一成才得以看清楚男子的面貌。

只见男子的年龄约莫是二十岁上下,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显然是纯正的东方人。额前的刘海斜斜的垂下,虽然碰到眉毛,但是却不会遮掩眼睛,配上那端正的五官以及黑色的粗框眼镜,更是给人一种份外文静的书卷气,让人不由自主地便觉得这人不是学者便是教师。{dǐng}{diǎn}

毫无疑问地,男子就是两仪式仅有的男性友人之一,前两天卫宫士郎才在甜品店碰上的黑桐干也了。

“虽説是在等待友人,但是毫不考虑便站在路中心也的确是我的问题,请妳原谅...”

説话的同时,黑桐干也的脸上流露出由衷的歉意,显然地,他是真的为让远坂凛撞到他这件事情感到抱歉。

看着眼前温文儒雅的黑桐干也,远坂凛和柳洞一成不由得地便愣了一下。

远坂凛撞上了黑桐干也是不假...但是,比较起站在路上一动也不动的黑桐干也,很明显地是走路不看前方的远坂凛比较大?

毕竟,这条街道也算不狭窄,而黑桐干也又已经站在比较偏离正中的位置了....按道理説,其实他是没有多少的。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好,黑桐干也却还是道歉了,而且还主动的把所有的都放到自己身上去...这种完全不把自己当作一回事,永远都把别人放在最优先的作风,远坂凛和柳洞一成就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那就是卫宫士郎...

“不...是我不好才对。很抱歉呢..”

不得不説的是,五官端正的帅哥,再配上这么温柔的表情和富有磁性的声线,对女孩子的杀伤力还真不是一diǎn半diǎn。

被黑桐干也那柔和的视线看着,远坂凛的脸上瞬间之中出现了一丝的红晕,脑海中却是浮现了卫宫士郎的脸孔。

以“大家帮小家”的形式

同样是男性,同样是对女孩子异常温柔...但是卫宫士郎和眼前的黑桐干也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若果説卫宫士郎是柔和绝美,给女性一种憧憬,一种向往的感觉的话,那么黑桐干也就是温柔帅气,给女性一种安心,一种可靠的感觉。

虽然,如果论吸引力的话,两者也是不相上下...但是在比较之下,作为异性来説,单在这一diǎn上,黑桐干也却是更胜卫宫士郎!

毕竟,卫宫士郎的脸孔实在太过女性化了...与其説是对象,倒不如説很容易便会给女孩子一种他其实和自己是同性的感觉...如果不是看过他在战斗时的英姿的话,实在难以感觉到他帅气的地方啊..

“黑桐君,等很久了吗?!”

就在远坂凛和柳洞一成不知道説些什么才好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把清脆的女性声音。

放眼过去,只见一个有着褐色长发的女性正从远处小跑着走过来,来者正是前些天和黑桐干也一起出现的弓冢五月。

只见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嘴气喘吁吁,一看便知道沿路上都是跑过来的。待得她跑到黑桐干也的身前等警察处理后,俏脸上已是大汗淋漓,在喘了好一会儿的气后,弓冢五月才勉过算是恢复过来,抬起头来问道“黑桐君?这两位是...?”

“我们也是刚刚见面而已。因为我不小心撞到这位小姐的额头,所以我正在向她道歉呢...”顿了一顿,黑桐干也转过头来看着远坂凛和柳洞一成説道“话説回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的名字叫做黑桐干也,是在东京大学就读的学生。这位是我的同学弓冢五月...”

紧接着黑桐干也的介绍,弓冢五月微笑着向远坂凛和柳洞一成diǎn了diǎn头“你们好喔~”

看到身为年长者的弓冢五月和黑桐干也竟如此有礼貌的打招呼,柳洞一成慌忙还了一礼“你们好,我的名字是柳洞一成,请多多指教。”

随后,紧接着柳洞一成,远坂凛也向两人微微鞠躬“我的名字是远坂凛...请多多指教。”

“吶吶,黑桐君,这两个孩子很乖巧呢~我可以领回家吗?”

“请不用在意,五月她偶尔会开一下这样的玩笑的。据説是受到了高中时的某位同学的影响,总而言之,适当地无视一下就可以了。”无视了旁边跃跃欲试的弓冢五月,黑桐干也向远坂凛两人问道“对了,看你们的样子像是初三的学生...而且也不像是本地人。这次来东京是两人同游...不,是修学旅行吗?”

“诶!...为什么黑桐先生你会知道?”

被黑桐干也瞬间説穿了背景,柳洞一成和远坂凛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分别只在于,前者惊讶之色仅浮现在脸上,后者却是反射性地问出来。

在两人惊疑的注视下,黑桐干也先是托了一下眼镜,然后....脸上带着春风一般的笑意笑着道“猜的。”

“?!!!!!”

因着对黑桐干也的认识,如果是卫宫士郎亲临的话,説不定还会理所当然地diǎndiǎn头,直接认可对方的説法...但是,柳洞一成和远坂凛却不比卫宫士郎,两人对黑桐干也毫无认知。故此对于黑桐干也的回答,远坂凛两人一时之间自是难以相信了。

“不..其实这也不是那么难猜哪...”眼见两人看似不能信服,黑桐干也苦笑了一下,然后开始解説着“首先,关于是不是本地人这一diǎn是很容易猜的。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你们在看着这里的一切时,目光里隐约有种惊叹的感觉,如果是在本地土生土长的话,理应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故此我猜你们是来这里旅游的。其次,你们两人一位严肃认真,一位举止有度,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会逃学的人。但是,对于初中生来説,现在却应该是上学的时间。既然你们不是会逃学的人,又非本地的居民,却千里迢迢地在这时间来到东京,那么除了突发的事故之外,我想也只有修学旅行这答案能够解释了。”

“况且,虽然没有确切地看到你们两人的身影,但是在前天,我和黑桐君也恰巧在浅草寺看到一群来这里参观的外地初中学生呢~”

“所以,在综合了以上这几diǎn以后,我便得出了以上的结论了...”看到柳洞一成和远坂凛像是看怪物般看着自己,黑桐干也不由得又是苦笑了一下“不..所以説,我也只是猜哪...当中也牵涉运气成份的...”

p.s.1: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首先是好消息哪,作者君已经入手笔记本计算机了为钱包君默哀,开学之后不会缺乏工具码字了~然后是坏消息....那啥,作者君八月二十五日至八月二十八日,外加八月三十日这五天要断更。

八月三十日这天是没什么特别啦,也就是约了人吃饭而已,更新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但是至于另外几天,作者君要去参加另一个宿营,更新的可能性完全不存在。

那啥...千万不要向作者君抱怨哪。作者君我自己也不太想参加哪....作者君我自问也不是那种特别积极的活跃份子,偶尔上一下街不是问题哪,连续玩上那么两﹑三天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连续玩上七天嘛...那和要了我的小命其实也没什么分别...能不去的话我也不想去就是了...


延安治疗白斑病费用
太极集团
九江白癜风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