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新的区划节能

2020-10-19 来源:海口娱乐网

摘要:新的区划,新的调整。是顺从领导旨意,曲意奉承?还是遵从规律,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力求公平公正?老校长为公众交出了一份无奈的答卷。

“市一高很糟糕!”尽管这话不中听,但人人都这么说。用一位领导的话说:“人常言:庙小神大,而市一高是庙大神更大。”你叔是科长,她姨是局长,我爱人在市委,我老公在检察院……嘴上不说,暗流却涌动着。又一位领导说:“市一高尽得天时,地利,就是人不和。”因为不断有“大腕”跳槽到广州、苏州、杭州、温州……“骨干”也不时被人抽走,最少求个气顺、心情好。最近,又有人“告状”:市一高在高考人数上弄虚作假!不得已,领导命我到市一高“扶贫”,倒不是我有多大的能耐,而是我有教师的履历。

星期天下午,我溜达到市一高,想及早熟悉情况。刚要迈进大门,就见一辆中巴车慢慢地停在了校门口,从车上下来二十几个人,表情都很凝重,相互道别后,你东我西。

“‘上官大人’——”我高叫道。一位闪身而过的人站住了,惊视着我,瞬间拥抱一起,激动了好一阵子。“上官大人”是我大学的同窗,本名“达仁”,一表人才,常常官腔,正值热播唐代宫廷剧,又是复姓“上官”,所以,同学戏称他“上官大人”。二十多年了,竟在此相见!

“你们坐中巴旅游了?”坐在“大人”的斗室,我问道。

“哪儿,去省城开追悼会了。”

“学校布置的?”

“哼!自费包车。”

“悼念谁?这么隆重。”

“老校长,王文才,知道吧?这所学校的的老校长。我们分别已二十多年了……”

通过上官的述说,我格外惊讶:一个离别二十余年、驾鹤西去的老校长,竟有许多老师自费包车去数百余公里外的省城追悼,可见老校长的人格魅力!一个平凡而又高大的形象在我心中立起来了。事迹很多,我只好用之一、之二、之三……分别写出,先从气节说起。

早上,刚到班上,科长就交代小杨去市一高通知王校长接收一批市领导的孩子入学。小杨推着自行车出了市教委大门,心中一阵窃喜:终于可以自由了。于是,朝市一高蹬车而去。

区划调整,这个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市区到处都在搞基建,挖沟,开路,建房……满载着钢筋、水泥、沙石的大车小车在街上来来往往,简易工棚如同雨后的蘑菇,一片一片又一片,街上到处都是搞建筑的民工,南北口音不同,东西穿戴各异……一阵大风刮来,灰尘眯眼,五颜六色的塑料袋、破纸片随风飘起,有的高挂枝头迎风飘扬,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有时,道路被沙石、黄土阻隔,小杨只得下车推行,心中不由一阵阵懊悔:中午回去,又得洗衣洗头!

市一高在市区一隅,这儿倒十分清净:高树掩眏红楼,绿化带齐胸泛青,早春时节,鹅黄嫩绿,鸟雀啁啾,小杨感到十分的惬意。

市一高大门很宽阔,两扇格状的大门紧闭,两边安有两扇小门,也紧闭着,大门内有一照壁墙,上写着领袖的语录……照壁墙如同一道大幕,阻隔了人们的视野,给人以无尽的想象。

小杨推车到小门旁,推门不开,手朝门内一摸:锁着。于是,小杨把门拍得“哗啦啦”直响,口中高叫道:“开门,开门,开门!”

从门房内走出一位六旬左右、身材矮胖、光着脑袋的老头,口中喝道:“干啥,干啥,干啥哩?!”

“进门哩,干啥哩!”小杨毫不示弱。

“你不看牌子上写的啥?”

小杨顺着老头的手势看去,小门内则安放着一米多高的警示牌,上面写着:教学期间,非本校人员,谢绝入内!十分醒目。

小杨道:“我是市教委人事科的,叫进不叫进?”

“大市?小市?”区划刚调整,人们常把原先县级市叫小市,把刚搬来的地级市叫大市。老头盯着小杨问道。

“大市的!”小杨口气很冲。

“大市的。干啥?”老头口气软活了起来。

“找校长有事!”

“好,你等等。”老头上下打量了小杨几眼说道。

老头转身进了门房,门房内传来一阵拨号声。小杨只好把自行车支在一旁,生着闷气,脸上呈现着恼怒,目光狠盯着小门。

一会儿,老头出了房门,隔着栅栏对小杨道:“小同志,校长不在。”

“不在?那书记呢?”

“也不在。”

“副校长呢?”

“正上着课。”

“那咋办?”小杨嗓门突然高了起来。

老头指着牌子解释道:“小同志,别生气。这是学校的规定,我只是个门卫,传达传达。”

一听这话,小杨没了脾气,狠狠盯了老头几眼,骑上车子,猛蹬了几下。小杨本想把此事办完之后,有些时间到街上溜达溜达,不想吃了闭门羹,心中很窝火,便直接回局里向科长汇报。

第二天早上,上课的铃声刚响过,一辆黑色“普桑”停靠在侧门前。小杨从车内下来,来到侧门前,高声叫道:“门卫,门卫——”

门卫老头急忙走出来,一看是小杨,站住了,说道:“又是你呀,啥事?小同志。”

“我们张科长来了。”小杨指指“普桑”,“叫你们校长出来说话。”

门卫老头朝外扫了几眼,回口道:“好好,你等着。”说着,回到门房内拨起了。

一会儿,一个人来到小门前,门卫开了门,随手锁住,回门房了。来人来到小杨跟前伸手问道:“您是大市人事科长?”小杨伸出手随便握了一下,说道:“科长在车内。”二人来到车前,小杨弓着上身,轻拍着车门叫道:“张科长,王校长来了。”可能张科长夜里工作很忙,仰或是休闲过度,竟睡着了。

张科长下了车,二人握手寒暄,反差极大。张科长身材高大,西装笔挺,皮鞋黑亮,头发泛光,英俊潇洒。“王校长”身材比门卫稍高、且瘦,头戴鸭舌帽,身着褪色的中山装,年龄像是五十开外,眯缝着双眼,满脸堆笑。

寒暄过后,张科长递过一支烟,来人忙双手推让道:“不会不会,谢谢。王校长不在,我也姓王,负责党务工作。”

“哦——王书记。”张科长思索了片刻,像是吐露心中的不满,几分揶揄的口气道:“咱一高的大门比衙门还难进。”

“实在对不起。”王书记道,“区划调整以来,小小县级市,各个行业,挤满了大市的人,市一高教学秩序深受影响,王校长不得不招开校务会,禁止外人出入。望科长见谅。张科长有啥指示?”

“不敢说指示,‘老板’走时交代……”

“老板?”

看到王书记的不解,张科长知道说露了嘴,忙改口道:“局长出国考察,走时交代:一定要把一些市委领导的孩子先送进市一高。多次,咋不见反应?”

听到这话,王书记沉思了片刻,回道:“张科长对市一高的情况可能不大了解,王校长对学校的管理一直采取民主集中制,凡校委会决定,任何人不得违反。他自己以身作则,所以,一高风气很正,高考成绩省内外有名……”

“好啦好啦,”张科长打断了王书记的话,“既然是民主集中,再开一次会不就成啦!叫你说,‘老板’指示不落实行不行?”

王书记嗫嚅了半天,回道:“既然科长指示,我和王校长商量商量,再开一次校委会。”

望着绝尘而去的“普桑”,王书记“嘿然”一笑,说声:“好大的派头,等着吧!”双手一背,进了校园。

王校长到省里开会,临别时,给王书记交代交代,就走了。

王书记在校园内巡视,见门卫老头向自己走来,就停住了脚步。

门卫老头近前,悄声对王书记说道:“。”

“哪儿的?”

“大市教委人事科。”

“哦——”王书记皱皱眉头,来到门卫室。

王书记拿起了,“喂喂”了两声,内传来张科长的声音:“是王书记吧。上次交代的事落实得怎样了?老板出差就要回来了。”

“啥事啊?怎么……怎么……记不起了。”

“不是说市委领导孩子进一高的事吗?装啥糊涂!”

“哦——想起来啦,你看我这记性。还未来得及说,王校长又去省里开会,等王校长回来后,赶紧商量。”

“商量啥哩,又有啥商量!这是局长指示,赶快落实。”

“听我说,张科长……”

“不就是民主集中吗,再开一次会不就对啦。”

“王校长不在……”

“离了校长,地球就不转啦!利用晚上时间,召开一次校委会,明天报上来,我想:局长还能管住一高吧?”

听了这威胁的口气,王书记愣了愣,又听话筒里传来张科长的“喂喂”声,王书记对着话筒道:“好好,晚上开……”

“咱人事科小杨列席会议,听到吗?”只听“啪”的一声,张科长放下了。

王书记拿着话筒,歪着头想了半天……

下晚自习的铃声响了。像是开了蜂巢,数千学子冲出了教室,又汇成一股洪流,吵吵闹闹,嘤嘤嗡嗡,向大开着的校门口涌去……

南昌查处“为官不为”案件30起、问责97人;前9个月

学校的喇叭突然响起:“通知:校委会成员,各年级主任,请到校会议室开会。”连续广播了三次。

人群静了一下,又涌动起来,瞬间,诺大的校园渐渐冷清了。

与其说是会议室,倒不如说是展览室。跨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大的玻璃柜子,柜子内安放着无数个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造形奇异的奖杯,四面墙上挂满了锦旗,黄色的吊穗随着门的开启微微抖动,锦旗下是名校录,一张张稚气未脱、莘莘学子的头像下一行小字:我的直接上司问: 你对GE的文化了解多少? 我说了理解。上司接着说: 相信3个月后某年某人清华、北大……一张宽大的长桌摆放在会议室正中,两边一圈的长椅。

一会儿功夫,人来齐了,各就各位。坐在首席的是一副校长,一边是王书记,一边是人事科小杨。大家都不认得,胡乱猜测:新调的副校长?副书记?

正当大家疑惑的当儿,王书记开口道:“实在不忍心占用大家的时间。接大市教委的指示,临时开个短会。大市教委人事科的小杨同志列席会议。”王书记指了指小杨,示意副校长开始开会。

副校长姓高,才四十出头,就秃了头。高副校长把会议的主题、意旨述说了一遍。会议室一阵沉默……五分钟……十分钟……见大家不吭声,高副校长反复陈述,点题,启发,诱导,明确告诉大伙:不同意就不散会。大家就是不吭声。

要说,个把学生进校调班,也是司空见惯。唯独市一高,对着窗外吹吹喇叭——名气太大!进了市一高,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大学的大门,就是家长期望的孝子贤孙,就是鲤鱼将要跳进龙门……每年考高中,录取分比其它高中高出许多。王校长又是一根筋——分数面前一律平等,县长说情也不中。刚开始时,家长还有告状信,告到县里,告到省里,后来销声匿迹。如今,不经摸底考试,不经政治考察,突然要塞进百十个各级领导的孩子,况且,高考已临近。面对成绩不一,良莠不齐,几乎每班都要 几名学生,对学校的管理、教学是多大的冲击!假使有几名纨绔之弟,可就苦了班主任。用王校长的话说:“进来,是对几千在校学生的不公!是对全市几十万人民的不公!我带头破坏了市一高清规戒律,不等于剥皮亮相?我都不是人了,还能当校长……”

又十分钟过去了,会议室还是一片沉默。突然一位浓眉大眼、年过四旬的老师拍击了一下桌案,站起身来说道:“我先表态。”大家一看:是欧阳老师。“大伙知道:我教的是高考冲刺班,现在还有几十位学生等着补习,还有几十本作文要批阅,今天晚上又得到十二点之后。我的观点是:无条件服从会议决议。但,必须声明一点,我的班已达七十人,只要愿意在教室外听课,我热烈欢迎。”说完,头也不回,就离开了会议室。几位老师见状,蠢蠢欲动,高副校长忙挥手道:“哎——哎——哎,各位老师,欧阳老师可以例外,其他老师给老高一些面子,好不好?”于是,会议室又静了下来。

“反正不同意不散会!”高副校长想到这儿,不由抿嘴笑了一下,又恢复了常态。

王书记一直盯着马老师,突然笑了:“哎——马老师,您双眼紧闭,双手合十,是在悟道参禅?您老德高望重,您先表态。”

马老师是一年级年级主任,头发花白,脸庞瘦削,已快退休,很有威信。一听王书记点名,他慢条斯理地说道:“黄泥巴抹在裤裆内——是屎(死)也是屎(死),不是屎(死)还是屎(死)。签字吧。”

大伙终于统一了意见,于是,签字。

高副校长看看记录,又翻翻记录,沉思了半天,突然,把记录推到王书记面前,说道:“王书记,校长不在,你就是一把手,你先签。”

王书记急忙站起身子,双手连连推让,脸色都变了,口中嚷道:“球,胡闹胡闹。我是书记,只管党务,你是校长,专管政务,你必须先签,我不能越权。”

高副校长急了:“咱学校谁不知你是二把手……”

争争吵吵,推来让去。

马老师见状,站起身来说道:“二位领导签好了,我们再签。”说罢,离席而去。众位见状,也都纷纷离席,会议室立刻空空荡荡。

王书记埋怨高副校长道:“你看看,你看看,你一签不就妥了。”又回头对小杨道:“回去给张科长反映一下,明天晚上再开。我就不相信,会还能开不起来!……”

王校长回来了。他转了几个教研室、几个办公室后,径直来到会计室,问会计道:“你看看,账上还有多少钱。”

共 7 5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倒叙的手法,给人们讲述了一个气节高尚的老校长的故事,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无怪乎,孟子曰:“仁言不如仁声之入人深也,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也就是说:仁厚的言辞比不上仁德的声望深入人心,良好的政治不如良好的教育深得人心。良好的政治,百姓敬畏它;良好的教育,百姓喜爱它。良好的政治得到的是百姓的财物,良好的教育得到的却是百姓的心。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用老校长与胖局长的死作了鲜明的对比:歌颂了老校长的高风亮节;嘲讽了胖局长这个不懂教育的人却干着对教育指手划脚的事。一个得到了所有教职工的爱戴;一个却让千夫所指。文章行云流水,发人深省,推荐赏阅!【:风飞沙】【江山部精品推荐 5】

1楼文友: 22:04:55 作者真是文思如涌,感谢再赐佳作!

2楼文友: 22:06:40 现如今,能如老校长那般不趋炎附势的,少了!为其稀少,也才可贵。他值得大家爱戴!

楼文友: 22:08:59 教师确实是个良心工作,如何去培育灵魂,首先自己的灵魂就得高洁。

4楼文友: 22:10:2 愿世间多有几个如王校长那般能坚持的,这样世上就会多一些公正,人间也会少一些肮脏。

回复4楼文友: 19:47:12 风飞沙您好。您给我一根杆子,我就顺杆爬。谢谢您的指正与厚爱,给您带来的麻烦深表歉意。再发去一篇。不知啥回事,一见到您的名,我就自然地想到了腾格里沙漠,想到三毛描写的大沙漠......诚祝身体健康,心情愉快,祝编安。

5楼文友: 16:24:07 您好!我是长篇主编,有关长篇的事宜请加我 爱好文学发烧友

回复5楼文友: 19: 9:44 好,谢谢您的邀请,我将记住您的号,愿得到您的帮助于指正。祝好。

6楼文友: 18:10:47 老校长令人敬佩,欣赏拜读精彩小说。

回复6楼文友: 14:09:57 谢谢您的厚爱,我当努力。

徐州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孩子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