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非常猎人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血契的厉害节能

2020-10-19 来源:海口娱乐网

非常猎人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血契的厉害

79免费阅瓦鲁曼现在感觉痛苦极了,这种痛苦是來自浑身的,肌肉,筋脉就像不断的绞在一起,并且越來越紧密,而且脑子胀痛的仿佛要炸开一样,就像浑身的血液全部涌进脑子里面一样,瓦鲁曼不断的惨呼着在地面打滚,

十几分钟过去了,库克冷冷的说道:“好了,这次念你初犯,就饶你一命,下一次就沒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哈多西看到瓦鲁曼痛苦的样子,再想想自己被库克闷在水里那种窒息,绝望的感觉,哈多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除非你是独家经营想到:“幸亏我知道主人不是类人魔,而是银瞳十字恶魔,”

瓦鲁曼感觉浑身上下沒有一丝力量,心里虽然恨不得杀死库克,但是瓦鲁曼心里刚刚有这种想法,浑身立马又抽搐起來,瓦鲁曼这下知道厉害了,赶紧的把这些想法抛开,

“走吧,我们去看看宝藏,”库克对瓦鲁曼说道,

瓦鲁曼就像一个被数十个大汉轮过的小媳妇一般,走路都不稳当了,脸色也极其苍白,但是瓦鲁曼还不得不带路,因为那种痛苦极了的感觉是瓦鲁曼沒有遇到过的,瓦鲁曼这一辈子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你们都用什么武器,”库克开口问道,

“主人,我使用的是法杖,最好是火属性的,其实我们这些法师并沒有一定的属性,不过在这里,火系的要好一些,”哈多西赶紧的在库克身后回答道,

其实上古魔法师还有一个称呼,那就是巫师,在上古的时候,魔法师这个职业其实算是第二等职业,第一等的就是巫师,库克也只是知道现在的魔法师体系是从巫师的一个分体系,元素系里面延伸出來的,巫师还有塑能系,奥术系等等大的系别,职业更多了,星术师,召唤师,驯兽师,封印师,预言师等等的职业都算是巫师,

库克在自然指环里面翻腾了一阵子,然后拿出一根看似普通的法杖,与别的法杖不一样的是,这个法杖上面并沒有镶嵌任何的魔晶,魔核,但是这法杖是库克在巨龙巫师哪里获得的笔记中找出來炼制的巫师法杖,

“天啦,伟大的主人,这,这是暴法之杖,”哈多西接过法杖就一查看,然后惊呼起來,

“是的,给你了,”库克点点头,

“慷慨而伟大的主人……,”哈多西赶紧的献媚的赞美库克,

“好了,赶紧熟悉法杖吧,”库克沒好气的打断哈多西的话,然后说道,

哈多西不说什么了,哈多西紧紧的抱着这根法杖,这根暴法之杖的名字的來源就是使用这个法杖可以缩短施展魔法的时间,并且加大精神力增幅,可以越级使用魔法,

当然说简单一些,就是这法杖内部增加了增幅复合魔法阵,主要就是精神力增幅魔法阵,因为巫师最主要的就是精神力的修炼,施展魔法就靠精神力來凝聚,所以巫师沒有系别之分,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施展强大的魔法,在冰天雪地的环境里面可以施展冰系魔法,在火山周围可以释放火系魔法,在大海里面可以施展水系魔法,所以巫师在上古时候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当然巫师诞生的比例也比诞生魔法师的数量少,并且少很多,在远古的时候,传说一个位面不过只有数百个高等巫师,更多的是低等巫师以及永远也沒有晋级希望的巫师学徒,但是即使是巫师学徒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也是十分尊贵的存在,

“瓦鲁曼,你使用什么武器,”库克看到瓦鲁曼沒有回答自己,冷声的问道,‘

听到库克的话,瓦鲁曼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然后闷声回答道:“锤类武器,”

“拿着,”库克丢给瓦鲁曼一把锤子,以及一面大盾牌,

“魔纹装备,主人,我沒有看错吧,这大个子对主人你心怀不满,就不应该给……,”哈多西看到库克给瓦鲁曼的装备,立马跳了起來,

“闭嘴,卷毛畜生,”瓦鲁曼本身心情就不好,但是库克给的装备也让瓦鲁曼很是激动,要知道瓦鲁曼是一个战士,那个战士不喜欢自己拥有好的装备,

魔纹装备在整个恶魔位面,也是最顶级的装备之一,而有能力炼制魔纹装备的魔纹师连君主大人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但是一柄魔纹武器,特别是材料用量极大的锤类武器在整个魔纹武器中算是价格比较高昂的存在,想想也是,炼制一把锤类武器,足足可以炼制好几把匕首了,材料是一方面,炼制的时间才是最关键,一把匕首能有多少功能,锋锐,坚硬,沒有谁会拿着这只小白鹿还是跟影迷玩起了捉迷藏。原定上映日期为9月13日匕首跟别人的重武器硬碰硬,但是锤类武器可不一样,

不过相比锤类武器,盾牌是最难炼制的,因为盾牌是防御,需要的材料不用说了,关键是这玩意炼制的好了就很有用,但是炼制不好了的话,也许几下就损毁了,毕竟你也不知道别人击中的盾牌是那个部位,一旦这个部位的魔纹稍微有些差错,完了,盾牌崩溃了,不想剑类武器,只要刃口搞定就算k了,

“你这把锤子是一把六棱锤,每个棱面的作用不一样,你仔细感受一下,”库克再次嘱咐道,

瓦鲁曼细细的感受了一番,魔纹装备专门有个存储武器本身信息的地方,这是给使用者看的,瓦鲁曼看完以后激动的差点跳了起來,瓦鲁曼敢肯定,自己这一把锤类武器丝毫不亚于一把低级神器了,

“谢谢……主人,”瓦鲁曼最后一咬牙的说道,因为瓦鲁曼实在是舍不得把这样的好东西还给库克,

哈多西张大了嘴巴,就要嘲笑一番,但是看到瓦鲁曼对自己冷冷的眼神,还有瓦鲁曼手里两米多高的大盾牌,以及手里的六棱锤,哈多西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瓦鲁曼带着库克來到了大坑边缘位置的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看上去与其他地方并沒有什么差别,瓦鲁曼说道:“主人,这地方也是君主大人无意中发现的,不过据说这需要一个精通魔纹复合法阵的大师才能打开,”

“让我看看,”库克走上前去,抚摸着这石壁,这一抚摸库克还启动魔眼,

“居然是传送阵,”出现在库克魔眼里面的是一个复杂的纹路,库克仔细辨别了一番发现这是一个单向传送阵,

库克拿出一把小锤子,然后敲打起來,不一会,一个单向传送阵就出现在库克眼前了,库克只是粗略的看了这传送阵一眼,就冷声的说道:“好算计,”

“主人,怎么了,”哈多西看到库克的样子,赶紧的问道,

“这个是单向传送阵,看这传送阵布置的时间根本就不是上古时候,最多不超过两千年,看样子这就是你们那位君主留下的后手,一旦你们有什么不轨的心思,那么这个单向传送阵就会把你们传送到某个地方去,”库克解释的说道,

哈多西听完咒骂不已:“该死的家伙,居然不相信我们,”

“主人,不管我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瓦鲁曼赶紧的解释道,心里则也把君主咒骂了一遍,

“这不是你们的错,不过这位君主大人我倒是很想见见,”库克说完就开始忙乎起來,要知道构建一个单向传送阵需要的材料也不简单啊,并且这单向传送阵后面还有秘密,

库克三下两下就把这传送阵也拆了下來,一些有用的材料被库克收拾起來,比如隐藏起來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空间系魔晶,这就是这传送阵的动力核心,

库克看着手里巴掌大的一块感应魔法阵,显然这就是君主留下來的东西,库克嘿嘿一笑,然后把这块感应魔法阵放在一边的石头上面,并且用在石头后面留下一个最低等的劣魔的图像,

哈多西看到库克这番动作,心里翻江倒海的,因为哈多西对于魔法阵也有所涉猎,要知道像库克这样拆卸一个魔法阵是很难的,毕竟库克这种拆卸不是别人那种暴力拆卸,最令哈多西惊骇的是库克居然能够在拆卸的过程中把这种感应魔法阵**起來,这种感应魔法阵本身的能量來源是这个大的传送阵,但是传送阵被破坏了,这感应魔法阵居然还在运转,哈多西想不通,

“欲盖弥彰,”库克拆卸完毕以后,就发现了秘密,

“原來这才是入口啊,”看着出现的一个黑漆漆的向下的洞口,哈多西惊讶的说道,

“走吧,”库克这一次走在了前面,这个入口有七八米高,七八米宽,明显的可以看到人为开凿的痕迹,

“主人,这上面有东西,”哈多西看着周围的石壁上有一些痕迹,赶紧的凑上去一看,然后叫了起來,

库克也凑了上來,然后看着上面的痕迹,这是一幅幅的壁画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些楔形文字,库克看着这些楔形文字,惊讶不已,库克一幅幅的仔细看了下去,

“哈多西,主人能够看懂这些文字,”瓦鲁曼走在库克身后,小声的问哈多西,

“伟大的主人是无所不能的,”哈多西十分献媚的说道,

“不是,这些战斗药剂的颜色怎么这么奇怪,会不会是毒药,”瓦鲁曼最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題,

“白痴,”哈多西看了瓦鲁曼一眼,然后留下瓦鲁曼一个惊愕的呆在原地,

软肝片要吃多久才有效
疫苗
持续发烧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