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p时光的记忆外婆的小脚p

2020-02-26 来源:海口娱乐网

时光的记忆——外婆的小脚

在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展柜里摆放着一双黄色绣花的三寸大小的鞋子,没仔细看简介是谁穿的,大概是皇帝那个妃子的鞋,那是历史留下的物证。在如今的生活中找不到这样的鞋和穿鞋的人们。它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想起她那双三寸大的小脚,她的鞋比展柜里的那双更小,看着更精致一些。

外婆的脚小大概三寸左右吧,走起路慢慢地有些摇晃,小时不懂事与外婆一起走路老嫌弃她走的慢,不想和她一起怕她耽误我玩,直到某一天妈妈给外婆洗脚剪脚趾甲时,我坐在旁边第一次看见外婆的脚,从哪天起我觉得外婆作为女人的不易,再也没有说过不想和她在一起嫌她走路慢的话。她的小脚从外观看着好看很美,走路摇摇晃晃很婀娜多姿,但她每走一步应该特别痛吧!

整个脚只有脚后跟和脚的大拇指是健全的,其它的四个脚趾被折断压在大指与脚掌的底下,脚腰是一个很深的弧线型,看着它的外形就知道它受了多大的摧残,整个脚长期脱着干皮,指甲长在折断的脚趾上,长长了的就砌在脚掌的肉里,指甲稍微剪的晚些脚底就血淋淋的,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弄,只能让别人帮忙剪,看着妈妈小心翼翼给外婆剪指甲,我不敢出声,生怕因自己一个动作让妈妈分心而伤了外婆,外婆太不易,看着外婆额头上的汗珠我心疼、惊恐。外婆慈祥地笑着对我说:傻孩子,不用怕我都习惯了,没事的。我天真地问外婆痛不,外婆说不怎么痛,现在想来那句话是多么的无知呀!

后来外婆告诉我,她小时候,女娃娃们都一样从三四岁开始大人们就给裹脚,裹脚要用布把脚裹的严严实实不能放开,女娃娃们疼的直哭,大人们还打骂的让下地走路,在走路中脚痛会骨折,脚肿的发烫还要走不停地走,整天疼的睡不着,最后只能把脚放在炕头的头罩里才能睡一会,要过很几个月才慢慢适应,也没有办法缓解,只要是女娃娃都要过这一关。听我妈告诉我,女娃娃必须裹脚,不然长大因脚长的大,嫁不出去就成老闺女了,那时也不懂是啥意思。到我十三岁时就嫁给你外公,开始新生活,后来你外公对我说那时候看对象不看脸,只看女子的脚大小就决定娶不娶女方,当时我是看上你的小脚才把你娶回家的。双方只有在洞房花烛夜两个人才能看清对方长的什么模样。我听的一头汗,旧社会的婚姻,太吓人都不敢说话。

那以后我和外婆更亲近些,我家与外婆家住一个村,只要放学家里没事就跑在外婆家帮外婆干点活,最主要是能和表哥表弟们玩在一起,下午吃着外婆给做的洋芋擦擦或是其它什么饭,那饭菜的味道特别香,在妈妈饭桌上同样的饭就是没有外婆做的味道好吃,吃饱肚子然后赶天黑前蹦蹦跳跳地跑回家,那是一段快乐美好的童年时光。

在我的记忆里外婆已经是一个老太太,她一辈子从来没闲着,不管她去那个子女家都帮着做针线喂牲口,做一些简单的零碎活,在我们这些孙子的印象里她很勤快,很少对我们发脾气,不管遇到什么人什么事都用善心、善言、善行行事,在日常的生活中她教会我们很多。

在大些自己也懂事许多,外婆更老了,因摔跤不会走路做不了饭,要我们做饭给她吃。我们表兄妹聚在一起拉家常,说起小时的点点滴滴,还是很怀念外婆做的饭菜,对饭菜的味道特别想念,我们中间谁也做不出外婆饭菜的味道表哥常说:不知是小时吃不饱才觉得奶奶做的饭香,还是现在的做法不对,也不知是现在生活水平好的缘故,现在做的饭都不对味,在也找不回记忆中奶奶做的那个饭菜的味道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走过几十年,外婆的子孙大多都为人父母,外婆也已经离开我们这个世界十几年了。现在回忆起外婆的所有,她的面容、她的身影、她的言谈在记忆中慢慢变得模糊。但她的善良与奉献的精神,饭菜的味道与那双三寸金莲的小脚还留在记忆的深处,时时会想起。

如今走在城市,走在村落,大街小巷看着一个又一个老者,在她们中间在找不到一双三寸大小的裹脚。那裹脚的时代,在中国的历史中有很长一段存在,它的落后与愚昧是对女人们的迫害,不公正的对待将成为历史,走路摇摆不定婀娜的三寸小脚将永远退出人类的历史舞台被人们遗忘。

脉络舒通丸效果好吗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原研进口治疗前列腺增生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