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武意长存 第两百一十六章 千钧一发(下)

2020-03-11 来源:海口娱乐网

武意长存 第两百一十六章 千钧一发(下)

过了有好一会儿楚云凡才发觉事情不对,转过身正好看到了蓝袍男子发懵的神情,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小凡子,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还隐藏着什么杀招啊?!”周阳也是惊讶不已,回过神后赶忙问道。

“这.....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还想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面对周阳的问话,楚云凡一脸茫然,看上去不像是装的。

“可恶,不管你身上藏着什么秘密,今日我都要你死!”蓝袍男子恼羞成怒,咬着牙恨恨说道。

他五指一张,右手一挥,几道近似透明的细线从他的手中射出,向着楚云凡穿刺而去。

“好快!”楚云凡虽然勉强看清了细线的轨迹,但是穿刺而来的细线速度实在太快,只能本能地伸出右手抓向细线。

“哧。”楚云凡抓住了其中一条细线,然而这一切没有任何的作用,被楚云凡右手抓住的细线直接从楚云凡的掌中穿过,发出一道割破肌肤的尖锐之声,射在楚云凡的胸前,与其余几道细线一同从楚云凡的身体穿刺而过,从他的身后穿出。

楚云凡脸上肌肉微微抽搐着,咬牙强忍疼痛,不让自己叫喊出声来。

“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来啊,出手啊!让我看看你一个小小的返虚大圆满武者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蓝袍男子嘴角带着一丝阴冷,右手五指一握,将几道细线收回。

“唔。”楚云凡嘴中发出一声闷响,脸上现出一阵痛苦之色,可见细线从体内抽出时之疼痛。

楚云凡感觉像是有好几把极细极锋利的刀刃,从体内要将自己切割成几段,那种尖锐的疼痛感让人无法承受。

“我决定了,我要慢慢折磨你们。”蓝袍男子阴阴笑着,看上去十分的阴沉恐怖。

“呸,你个死变态,有种就直接杀了我们。”看着蓝袍男子的表情,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周阳都有些不寒而栗,破口大骂道。

“放心,待会儿会轮到你的。”蓝袍男子看了周阳一眼又转过头看向楚云凡与慕容莹,右手五指再次向其一张,又是十来道近乎透明的细线飞射而出,刺向楚云凡。

楚云凡虽然知道自己阻挡不了,但他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不管如何,他都要做出反抗。他右拳猛地在地上一砸,无数雷霆爆发出来,环绕在他的四周。

“没用的。”蓝袍男子脸上丝毫不见动容,不屑一顾道。

“哧哧哧……”这飞射而来的十来道细线完全无视环绕在楚云凡四周的雷霆屏障,直接穿刺而过,再次将楚云凡刺了个对穿。

“虽然没用,但我就喜欢你这种负隅顽抗之人,这才有趣。”蓝袍男子也不知是出于某种变态的心理,看到楚云凡的反抗反而表现得更加的兴奋。

“云凡,你没事吧。”慕容莹在一旁看得心急,却什么都做不了。

“放心,我没事。”楚云凡不想让慕容莹担心,强忍着疼痛,扭头向着慕容莹安慰道。这么多年来他经历过的危险也不知有多少了,光让他自己都绝望的就有好几次,但每次老天都很眷顾自己,关键时刻总有得贵人相助,救下自己,不过这次好运恐怕是到头了。

“piapiapia……”连续十来道声细线断裂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蓝袍那得意地笑容再次凝固在脸上。

一个灰衣男子持剑立在楚云凡身前,也正是这个男子将蓝袍男子手中的细线全部斩断。

“三师兄!”楚云凡望着站在自己身前面无表情的男子,脸上却满是惊喜,本是苦苦坚持的心忽然彻底地松懈下来,整个身体一软,向着一旁倒去。

一旁的慕容莹见状,急忙将其扶住。

“你没事吧?”司徒宇侧过脸,看向楚云凡问道。

“我没事,三师兄怎么会在这里?”楚云凡微微摇头道。

“这个待会再说,我先将他解决了。”司徒宇转过头看向蓝袍男子,眼中一片冰冷。

“你是楚云凡的师兄,那也就是紫霄派的弟子。我告诉你我乃是无极门的弟子,你当真要为这混沌宫的传人出头,跟我过不去?”蓝袍男子神色肃穆,如临大敌般地全神戒备着,“你要想清楚这不仅仅是跟我过不去,这是跟所有追捕混沌宫传人的门派过不去,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他,我不管,我只管我师弟。”司徒宇脸上并没有半分动容,只是稍稍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淡淡说道。

“只要你把混沌宫的弟子留下,其他两人你尽管带走。”蓝袍男子听到司徒宇的答话稍稍松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不愿意与对方正面对上。

“你,死。”司徒宇抬头看向蓝袍男子,双眼中杀机闪现,口中却是一个字都不肯多说,语气十分的平静,不明就里的人恐怕会以为他只不过是在叙说一件十分平淡之事。

“什么?!”蓝袍男子有些震惊,他没想到对方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就在蓝袍男子震惊之余,司徒宇已经出手。然而没人能看清他的动作,就连蓝袍男子也只是感觉眼前有着一抹残影闪现,然后司徒宇的剑就已经划开了自己的喉咙,快得蓝袍男子喉咙被切开的时候都没有半分疼痛的感觉。

“你太高估自己了。”司徒宇右手将剑一挽,收回体内,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

蓝袍男子伸出左手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脸上满是惊恐,嘴巴微微颤动,仿似在说着“不可能……不可能……”。

“砰。”不管蓝袍男子再怎么不相信,事实终归是事实,他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随后重重摔在地上,连头颅都在身体落地的时候滚落出去。

直到临死之时,蓝袍男子的眼睛还是睁得圆圆的,眼中充满着惊恐与不敢置信之色。

脑梗塞后遗症昏倒
下肢深静脉血栓如何治疗
什么是子宫内膜炎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