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逆天狂神 鬼射线潜入

2020-02-15 来源:海口娱乐网

逆天狂神 鬼射线潜入

“幻觉?”沐渊想了一想猜测道。但是他可是一名皇级大能的强者啊,那可能还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沐渊想了一想,觉得自然是不可能。他也没着急,反而是细细地打量着叶宁。既然那个老头説那股力量是帮叶宁恢复的。那要知道真伪也是很简单。只需要仔细看看便是知道了。

沐渊一边沉吟一边用神识慢慢扫过叶宁,想看看他此时的身体到底处于那种状态。

沐渊十分细心,刚才那出现在他脑海的话语意思很明显,沐渊虽然不是很相信却也不敢再乱来了,如果是真的那就后悔莫及。

神识扫过叶宁的身体内部,沐渊惊讶地发现叶宁身体在那紫黄光芒的笼罩下竟真的在缓慢恢复,就连一些伤口也都有愈合的趋势。

这一扫之下,沐渊可谓是又惊又喜,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如此重的伤都可以自己复原?叶宁这背后到底藏着些什么东西!”沐渊忍不住惊叹道,叶宁的状态实在过于奇特了。

一番惊叹后,沐渊很快平静下来,在他看来叶宁能有这种逆天能力只好不坏。

再次检查叶宁身体确实在自动复原后,沐渊也安心了,便盘坐在一旁守护,顺便修炼。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相对于山洞内的平静,苍空世间的其他地区却依旧厮杀不断。

随着参赛者的数量不断减少,幸存者也是渐渐地更加疯狂。毕竟名额有限啊。

直到第六个月的日子,叶宁在这天终于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嗯?这是哪里,沐渊!”叶宁眼睛一睁开,先是迷茫,而后又看到跟前一脸兴奋的沐渊,不由惊讶了下。

“叶宁,你终于醒了,如果不是看你身体在慢慢复原,我都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强行帮你疗伤了。”沐渊见叶宁转醒,立刻惊喜道。

“疗伤?”叶宁一怔,马上想起自己和姑苏悬他们的激斗,忍不住问道:“我现在在哪?姑苏悬和鬼射线他们有没有找你麻烦?”

面对叶宁问题,沐渊冷笑回答道:“他们?我估计他们现在是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心情找我们麻烦。”

随后沐渊又将叶宁昏迷后,姑苏悬因为使用禁忌杀被废修为和比赛资格的事情简单讲述了一边,叶宁这才了解。

“原来他使用的是禁忌杀,不过威力确实强大。”叶宁惊叹一声,姑苏悬的那招威力之强,他可是深有体会。

沐渊看到他那赞叹的表情,心里不禁一阵无力。

貌似相对比起来,姑苏悬都没你十分之一厉害吧?还没见过那个人能承受同境界武者一招禁忌杀还能安然无恙的。

虽是这样想,沐渊却并没有説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奇缘,他认为叶宁应该是得到了某种绝技才能挡住姑苏悬的禁忌杀,所以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恢复了吗?”沐渊关心道。

“应该没问题了,还得谢谢你呢!”叶宁话还没説完,突然脸色变了变,旋即道:“沐渊,我现在要闭关一阵,非常急!”

沐渊见状叹了一句,这xiǎo子简直是疯狂,刚刚醒过来就闭关。

不过看到叶宁脸上难得的郑重,沐渊也知道他可能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了,当即认真道:“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搅到你的。”

“沐渊,这份情我记住了。”叶宁心中感激,沐渊连救他两次,现在还如此帮助他,叶宁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嗨,如果把我当兄弟的话就不要客气。”沐渊洒脱一笑,毫不在意道。

“哈哈,倒是我拘泥了。”叶宁也是淡然一笑,心中却把沐渊这恩情记在了心中。

话説完,叶宁也不再犹豫,开始修炼起来,其实叶宁之所以这麽急不可耐刚恢复伤势就修炼是有原因的。

在他刚刚查看之时,发现身体灵气已经圆满,正是突破的大好时机。所以才会如此着急。

沐渊见状也继续在一旁守护着,虽説这个山洞十分隐蔽,但是对于一些修为高深的参赛者来説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却有着一股强烈的危机真慢慢笼罩着他们。

在叶宁所处的山洞外近一百多里出,一名白袍少年正悬浮在空中缓慢飞行着,看他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

“奇怪,我已经根据姑苏悬他们所説的方向一直找了半个多月,却丝毫没有叶宁他们的气息,难道那两家伙唬我?”霆楼海皱眉想着,他眼神泛着杀意,冷声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介意多杀两个人,不过现在首要任务是杀了叶宁……”

霆楼海在知道叶宁挡住了姑苏悬施展的禁忌杀没死之后,心里对叶宁的杀意更加浓烈起来,禁忌杀他并没有见识过,但是对这种战技的强大却是早有耳闻,被誉为同境界中无敌的战技。

可是就是这种可怕战技,叶宁竟然挡住了,这让霆楼海心中难免产生了压力。

他继续往前飞行着,神识却仔细扫过下方地面的每一个角落,在他看来叶宁虽被沐渊救走,但带着一个身受重伤者他们也跑不了多远。

时间慢慢流逝,叶宁依旧面无表情,沉浸在修炼之中,可是他体内的灵气却越来越狂暴逐渐增强,就连一旁的沐渊也察觉到了异常。

“咦,叶宁这是……难道他要突破?”沐渊心中一惊,显然没想到叶宁伤势还没恢复几日就要突破,同时也更加认真查探四周。

突破修行之时,最忌他人打搅。因为那个时候稍不留神很有可能造成走火入魔的危险,是以沐渊自然不敢松懈。

山洞外,一道白色身影飞快掠过,不过在刚闪过山洞外不远处的时候,这道白色身影忽然停顿了下来。

“有结界?看来这个山洞内有人。”霆楼海望着叶宁他们所处的山洞,沉吟了一阵,旋即目光一寒:“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霆楼海手朝着结界猛地一斩,那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把那结界撞得东倒西歪,看上去随时都像是要破碎。

“没破?”霆楼海有些惊讶,他这看似随意的一招却含有强大力量,一般的结界早就崩碎离析了,由此可见这布置结界的人也不是普通的修炼者。

结界没有破碎并没有让霆楼海恼羞成怒,反而有些兴奋,他很清楚,整个苍空世界内能布置这等强大结界的人除了几个皇级和少数一些天榜上的天才外,一般人根本没这实力。

这説明山洞内藏着叶宁的可能性极大,这让霆楼海惊喜的同时更加猛烈攻击起了结界。

于此同时,山洞内的沐渊也察觉到了自己布置的结界真在被攻击,不禁脸色变了变。

“不好,有人在破我结界。”沐渊脸色一沉,快速朝着山洞外跑去。

当他刚走到山洞口,他布置的结界也正好被霆楼海击破,二人碰了个正着。

沐渊看到破开自己结界的人,不由睁大眼睛,心也沉到谷底:“霆楼海!!”

在看到霆楼海的这一刻,沐渊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不过他也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认为霆楼海应该不知道叶宁和自己在一起,正要装作一副气愤的表情询问霆楼海为何破开自己的结界。

却不想,这时霆楼海先开口了。

“沐渊是吧?叶宁在哪,赶紧给我交出来,否则……”霆楼海冷冷一笑,虽是问话,四周却爆发出属于皇级中期的恐怖气息。

显然,只要沐渊不交出叶宁,他就会立刻出手。

沐渊闻言,心彻底掉落到谷底,霆楼海这样闻,明显已经知道叶宁在他这。

尽管已经知道霆楼海是皇级中期,沐渊也巍然不惧,当即爆发出自己的气势,全身电光闪动:“早闻霆楼海你是帝国年轻辈第一天才,今日沐渊也当赐教下,看看是否名副其实。”

“不自量力。”霆楼海眼神中轻蔑一闪而过,淡淡道:“也罢,陪你玩玩!”

话音刚落,二人便激战在了一起,这山洞四周瞬间便被狂暴灵气充斥着,地面一阵颤抖,就连远在他处的各宗天才也惊动了。

山洞外激烈的战斗,让山洞内的叶宁也惊醒,他此刻虽在晋阶的关键时刻,但并不影响他神识外放,立刻就看到沐渊和霆楼海的战斗。

“该死,竟然是霆楼海,沐渊不是他的对手,我必须出去帮他。”叶宁説做就做,正要起身,却被灵帝给阻拦。

“xiǎo子你疯了吗?你现在出去前功尽弃不説,你自己也将被自己的灵气所反噬,轻则身受重伤,重则走火入魔修为尽废!

到时候你不但对付不了霆楼海,你自己都将陷入危机。”灵帝怒喝道。

叶宁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安静下来,全心投入到晋阶中,不再被外面的战斗所影响。

沐渊,你一定要撑住!

山洞外的战斗依旧在继续,而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躲在不远处静静观看着。

两个强大的皇级交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啊!

“哼,你不是我的对手,赶紧让开吧!想必叶宁就在里面吧?”霆楼海轻松道,经过一场激烈战斗,他刚才一样轻松淡定,反观沐渊就狼狈的多了。

沐渊喘着粗气,目光阴晴不定,“此时叶宁已经到了晋阶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让霆楼海进去,否则就功亏一溃,拼了!”

想着,沐渊猛然爆发出全部的灵气,身上雷电闪耀,看起来犹如雷神降临,十分霸气。

不过相差一个境界,实力察觉何其巨大,霆楼海见沐渊一副拼命地姿态,鄙夷笑了笑:“冥顽不灵,不知好歹!”

只见他目光一寒,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长剑,显然,霆楼海也要出实力了。

沐渊见状,瞳孔微微一缩,提着他那铁棒冲了上去。

“奔雷式”

随着沐渊的暴喝,他那铁棒带着犹如撕裂虚空般的力量轰然砸下,直冲霆楼海。

后者见状,冷笑一声,手中的剑光一闪,一柄巨大的幻剑出现在他跟前迎上了沐渊。

“轰~~!!1”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四周,沐渊直接被巨剑装飞,霆楼海也被巨大的力量撞得直接往后倒退的十几步。

他脸上闪过一丝讶色,显然没想到沐渊竟也有这等强大实力。

“好,拿你来做一道开胃菜也会是不错。”霆楼海冷笑一声,説道。

“可你这所谓天才就是徒有虚名了!”沐渊抹去嘴角的血迹,冷冷道。

“找死!”霆楼海脸色瞬间阴沉,目光中的怒气显而易见。

“谁死还不一定呢?”沐渊面对比自己高一境界的霆楼海根本不退让,神色中满是战意。

他本来就是一个好战之人,不然当初也不会对和叶宁的一年之约那么在意了,面对强大者,尽管对方境界比自己高他的战意只增不减。

二人再度战在了一起,每次交锋沐渊身上就多出一道伤口,霆楼海也慢慢从淡然中变得严肃。

沐渊完全拼命地打法即使他比沐渊高一境界,实力也高出不止一分,这样下去或许沐渊会很惨,但他霆楼海也好不到那去。

就在二人争锋相对,拼死激战的时候,一道身影却趁着众人不备时悄悄隐入山洞内。

“砰~”

沐渊再次狠狠摔在地面上,巨石组成的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可见他承受了多么可怕的攻击,此时的他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所染红。

“真不知道什么原因,叶宁竟然值得你拿命去保护他。”霆楼海皱着眉头,俯瞰着地面上已经身受重伤的沐渊。

他有些不理解,叶宁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值得同样是天才的沐渊一次又一次的拼死相助。

“呵呵,你这种人是不会懂的,我和叶宁是兄弟,保护自己兄弟,即使拼命也是值得的。”沐渊傲然笑道。

説着,他又要再次挣扎着爬起来。

“不识好歹!”霆楼海眼中杀意一闪,手中的长剑就要再度挥出,欲要夺取沐渊性命。

“啊……”

然而就在这时,山洞内一声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尤其是沐渊,在听到惨叫后,他脸色巨变,身子犹如一道闪电般飞快掠向山洞。

霆楼海此刻也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他认为山洞内显然是受了重伤的叶宁在里面,这声惨叫肯定也是后者发出。

霆楼海目露残忍笑容,随后也跟着冲向了山洞内。

事实上,他刚刚与那沐渊的战斗之时可是游刃有余。所以他对于那鬼射线进入山洞之中的事情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而就目前看来,这一声响的发出十有八、九是那叶宁。鬼射线怎么説也是一个实力强劲的皇级大能。以他的能力,在叶宁全盛之时自然是敌不过。但是,如果是叶宁处于突破并且是刚刚大伤初俞的境界,在这个时候,叶宁自然是十分的虚弱。以鬼射线的实力拿掉他的性命。十有八、九都会是成功。

但是,这一把惨叫听上去非但不像是叶宁的声音,而且反而更加的像是那鬼射线的声音。这停在那霆楼海的耳中,有着几分的想法。难道,这个受伤惨叫的人并非是叶宁?而是那鬼射线?

这么一想来,那霆楼海也是连忙赶在那鬼射线的身后,他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个结果。而且。叶宁他遇到过好几次,每每都能够给他压力,给他出其不意之感。所以这次,他也并非是十分的相信那鬼射线。虽然他和鬼射线在想法上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叶宁必须要死亡。

不过,二人才刚刚到山洞口,便是有那么一道人影倒飞出来。

这道人影不是谁,反而是那刚刚进入了山洞之中的鬼射线。这么想来的,那霆楼海一时之间是冷汗之流。

鬼射线好歹是一个皇级的大能修行者啊,就算是霆楼海自己也不可能在一招之中把他打得如此之惨。而且,鬼射线可是偷袭。也就是説叶宁是那毫无防备的!!!

如今的叶宁,算起来可能比霆楼海还要强上许多了。

芜湖男科医院
南昌癫痫病专科医院
内蒙古妇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