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千零六十八章诡异的画节能

2020-10-23 来源:海口娱乐网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诡异的画像

黄二川憋屈的直想一头给撞死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在地脉城,他是多么的意气风,是多么的不可一世。

可,今晚,所生的事情,会成为他一辈子都无法磨灭的印记。

田二苗的笑,以及田二苗威胁的话语,无比重重的击打在黄二川的心头之上。

“老二。”

黄天都喊了一声,以作安慰黄二川。

然后,他对田二苗道:“你不进来?”

“我为什么不进去呢?”

田二苗说道:“如果不是你喊住了我,我已经在里面了。”

“那你还在外面干什么?”

黄天都生怕田二苗在外面会害了他孙子。

“进去不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

说着。田二苗直接迈了进去。

这让人无法理解。

里面明明有着能威胁人生命的气旋存在,他竟然还是选择了进去。

黄天都的目光在田二苗身上扫动,他也闹不明白了。

“难道,你也是为了风虫而来?”

黄天都问道。

“果然是有着风虫的啊。”

田二苗‘舔’了‘舔’嘴‘唇’,那样子似乎是对风虫势在必得。

“哼!”

黄天都冷哼,仿佛在说我在内。

“起先不知道有风虫,所以,目的就不是风虫,现在,多了个目的罢了。”

田二苗说道。

“是吗……”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黄天都看向了‘门’外的曾华,“你不进来了?”

“这是我曾家的地方,为了曾家,我这条老命算的了什么呢。”

曾华一步进入,看到曾程要进来,他喊道:“你丢在外面。”

“老二,你也不要进来。”

黄天都也道。

曾程和黄二川两名金丹期修士都不进去,其余的人更没有原因进入的了。

头顶还有个可怖的气旋在内,再进入老宅,两个夺命气旋啊,太吓人了。

三人进去,等了片刻。

砰!

风石木制作的大‘门’自行关闭了起来。

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一个个的好奇竖着耳朵倾听。

却听不到从里面出的声音声响。

老宅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就连三人面前的气旋流动着都没有声响出现。

越是安静,就越令人心神难安。

黄天都和曾华一直谨慎的盯着气旋,生怕从中剥离出来风刃一般。

反观田二苗,他只是留意了几眼气旋,就不再关注了。

他看向四周。

周围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很大很大的宅子。

里面有着各种家具。

只是,由于年代太过久远了,很多都是破旧不堪。

似乎,只要有东西触‘摸’,那些家具就会散架。

看着看着,田二苗的目光落在了墙面的一副画像上。

画像上是一名‘女’子。

‘女’子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长披下,手中持着一把剑。

他的周围有树叶悬浮。

好像周围的风不小。

可是,画像上‘女’子的头和衣服没有一丝的被掀起来。

不知道是华师失误造成的还是‘女’子本身就不受周围风的影响。

田二苗的注意力从‘女’子周围移到了‘女’子的脸上。

这一看,田二苗差点儿惊叫出来。

‘女’子的容貌……

竟然和夏忆雪有着几分的相似。

怎么会?

田二苗一步步的走过去,就是被自己给搞砸了近距离下,就越觉2、精度:0.1℃(显示范围);得画像‘女’子和夏忆雪像了。

黄天都和曾华来到了田二苗身后。

黄天都过来是怕田二苗有什么现。

今晚,田二苗的种种表现都太过奇特了,他不能不小心。

曾华过来,是和田二苗一样,被画像吸引的。

“怎么会这样?”

曾华很是疑‘惑’。

“她是谁?”

田二苗问道。

“我曾家的恩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有她这一副画像留下来,不过,据说,我家祖传的小青风术是传自她手。”

曾华越来越是心惊,“怎么会和……”

“和夏忆雪很像是吧?”田二苗声音有些冷淡了。

曾华像是没有听出来一样,他说道:“原来画像上恩人的容貌似乎不是这样的……不对!”

曾华眉头紧锁,“画像从来没有变化,可是,怎么感觉和夏姑娘很想?”

“我见过这幅画多次,却从来没有觉得和夏姑娘有相像之处的。”

在曾华说话间,田二苗眼睛不眨的看着他。

田二苗没有从曾华脸上看到一些东西。

所看到的都是疑‘惑’和不解。

“曾老头,你是说这幅画会让你产生错觉?”

黄天都问道。

“不是错觉,是……”

曾华摇着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之,很奇怪。”

田二苗心头的奇怪丝毫不比曾华少。

因为,画像上的‘女’子和夏忆雪太像了,田二苗将画上面的每一个细节都看的仔细。

突然,田二苗现了变化。

曾华直接惊呼出声:“树叶!树叶!”

“树叶怎么了?”

由于气旋的关系,黄天都的心一直提着。

听到了曾华的惊叫声,让他的心提的更高了。

“我敢确定,这些树叶都是在树上的。”

曾华说道:“可现在,都落在了地面上了……”

田二苗不知道树叶是不是在树上,反正,他来到后所看到的是树叶悬浮在半空,而此刻,全都落在了画像‘女’子的脚下。

田二苗神识强大。

画像出现了这番变化,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现。

画像居然会变化。

是什么力量促使的?

曾华也在想着这个问题。

他回头看向气旋,说道:“难道是气旋引导的?”

“画是早已画好的,什么力量能让画像里的景物出现变动?”

黄天都说道:“气旋也是不行。”

黄天都说的有理。

可为什么呢?

田二苗的将画像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许久,画像没有再次出现变化。

“是不是你记错了?”

黄天都也一直关注的,没有见到画像有变化,他问曾华。

“不可能。”

曾华认真的说道:“画像上的‘女’子是我曾家的恩人,这个画像我牢牢记在心里的,不可能记错,就是生了变化。”

田二苗认同曾华说的。

他刚看到的时候,树叶是悬浮在‘女’子周身的,他可不能看错。

“这幅画像为何如此诡异?”

田二苗又靠近了一些。

突然,田二苗猛地倒退。

田二苗的举动可把曾华和黄天都给吓到了。

“你干什么?”

黄天都喝斥。

“怎么回事?”曾华也问。

田二苗没有说话,他抬起了右手,在手背上有一条血痕。

本书最快更新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站

轻微肝硬化吃什么药
肝硬化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海口白癜病医院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