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张婶这两天忽然就心生烦恼节能

2020-10-19 来源:海口娱乐网

张婶这两天忽然就心生零食店的老板烦恼,觉得自个不会说话了!

那天的太阳很大,李二嫂鞋底上的一只鸳鸯刚刚衲就,针尖正在发间来回划拉着,好使其沾了那丁点油脂,更能容易地穿过厚厚的鞋底去绣那另一只鸳鸯,村西头瘦瘦的人称“小豆芽”的友根媳妇压着嗓子带来了一个消息,于是一向大声大气的张婶就跟了那么一句,其实这所谓的一句说得也不是很顺畅便卡在那儿不知所措了。

张婶的不舒畅就是从那天开始的。

友根媳妇爱传小道消息是出了名的,张婶的大声大气,无所顾忌也是出了名的,李二嫂的不太爱说话但却爱听人扯是非同样也出了名。

刚刚说过那天的太阳很大,冬末的天气虽已不是太冷,人们仍若向阳花儿似的依然追着太阳转,而恰好李二嫂的家门正好向阳,而冬日无事的二嫂总要衲那总也衲不完的鞋底,这便又一次留住了匆匆而过的友根媳妇,二嫂那原本放着针线笸箩的凳子便又荣幸地亲了友根媳妇保养完美的翘臀,而张婶是早就到了的,正大声地向李二嫂诉说着自个男人的不是。

友根媳妇的加入使张婶立马停了自个的话题。这并不是谁怕谁的问题,相反这三位还真可称得上打也打不散的“小团队”。张婶之所以停止自己的演说那是因为友根媳妇总能带来“惊人”的消息,而每次带来的消息总会在这三人团队中激起一个不小的涟漪。

“春生有人了!”友根媳妇压着嗓子说。

李二嫂不说话,我说过李二嫂不喜欢说话。

张婶也没说话,她虽然爱说,也爱大着嗓门说,但她还没听明白。

“春生,就是村东头歪脖柳下那户,呵呵,都快六十了,一辈子没娶就不娶了吧,那大年纪了竟搞了这么一出。”

李二嫂依然不说话。

张婶倒是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还是一寡妇,得,鳏夫配寡妇倒挺般配,哈哈……”友根媳妇以手掩着嘴发出颇受压抑的笑声。

李二嫂由着她自说自话,张婶终于按耐不住道:“谁呀?”

“还能有谁?后街的刘寡妇呗!听说呀……”

友根媳妇想卖个关子,却又忍不住探过头来故作神秘地接着说:“听说三十多年前他们就有一腿呢,你没看刘寡妇的大儿子和春生简直一个模子刻出……”

“别瞎说。”李二嫂虽说爱听是非话,但是天生胆儿小怕惹是非。

“嘿,还不信?”友根媳妇对自己的情报非常自负,见不得人质疑。

张婶终于忍耐不住要发言了,大嗓门,毫无顾忌,我说过的。“春生,刘寡妇,刘寡妇儿子,哈哈,哈哈,哈……”

张婶大嗓门的笑还没发挥到极致,不经意地一扭头,春生不知何时路过此处正站在门前的台阶下,张婶感觉自个张开的嘴忽然就合不上了……

下午听人说春生撞车了,正在医院抢救呢!接着又传来消息说抢救无效已没有生还的可能,等到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家两扇大门上已各贴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白纸,那代表人已经故去了。

张婶与其本是一个村住着,虽不是一个姓氏,两家平日也很少有来往,但作为同村村民,且张婶本就是一个好热闹的人,本该是一定要去的,但竟没去。

张婶忽然就变得沉默了,忽然就有了歉疚感,在内心深处总觉得春生的死与自己有关,他是否是因为听了自己所说的是非话导致心情不佳不慎撞车了呢?在撞车的一刹那是否正在心里怨恨着自己呢?

张婶其实是想去最后看一眼春生的,她在街上走走转转终没能鼓起勇气,却又远远地看见李二嫂正站在他家门前朝自个挥手,便怏怏地走过去。

友根媳妇已经占据了那张每次必坐的凳子。张婶心情不佳也没打招呼,接过李二嫂递过的凳子独自个坐下。

“刘寡妇也去了。”友根媳妇说。张婶听着心里在想:刘寡妇去了?好没羞没臊,可是自个是不是得去看看啊?不能老这么犹豫着不是。

友根媳妇接着又蹦出一句:“没脸么!死了就死了还留下个遗书。”

“死了,刘寡妇?”张婶禁不住跟了一句。

“可不是么,这刘寡妇!”李二嫂终于开了金口。

“娘家人来闹事,结果人家把遗书拿出来,便都红着脸羞羞地走了。”友根媳妇接着说:“羞先人呢,还在遗书上写着——今世不能做夫妻,来生一定要做,得,这下好了,还真成了夫妻呢,嘿嘿……”友根媳妇的笑听起来总是那么怪怪的。

张婶终于回归了自己,大着嗓门:“这春生,这刘寡妇,惹人笑呢么。”一句话说完,心中莫名地一紧,自个是不是又说错了?

共 1618 字 1 页 转到页 站 上了屏幕前方地面上的一个圆点【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三个村妇一起说人是非的故事。她们本来是习惯了如此说是道非,可却赶巧,当事人听到是非后出事故去世,本有点儿愧疚的她们,又因当事人去世后所留的遗嘱,再次说起是非……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故事耐人品味。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尚林夕】

1楼文友: 16:08: 0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回复1楼文友: 18:47:25 感谢老师并点评。我会继续努力。问好,祝愉快!

焦作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深静脉血栓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海口娱乐网